岳云鹏相声大全

 找回密码
 郭德纲相声大全
岳云鹏相声大全 门户 岳云鹏相声 查看内容

【胡文海枪决现场照片】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解植春 父亲,苏小明近况,宋家皇 ...

2018-5-15 12:0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 评论: 0

摘要: 核心内容:胡文海,男,山西人。因承包煤矿失败,上访村支部人员贪污未果,而于2001年10月26日晚上持枪杀村干部及与之有过节的群众,致14人死亡,2002年1月25日被执行死刑。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警察: ...
狄易达街舞,麻宫モナ,永井优,毛新宇妻子刘滨简历,杨晓渡父亲,c.k沉珂的照片,

核心内容:胡文海,男,山西人。因承包煤矿失败,上访村支部人员贪污未果,而于2001年10月26日晚上持枪杀村干部及与之有过节的群众,致14人死亡,2002年1月25日被执行死刑。

【胡文海枪决现场照片】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警察:知道为什么逮你吗?

胡文海:知道,杀了点人。

警察:杀了一点?你杀了十四个!

胡文海:不止十四个吧!

【胡文海枪决现场照片】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警察:那你说多少?

胡文海:我记着是十七个。

警察:死了十四个!

胡文海;我不记的还有活的,我都拨拉过,看谁象没死的,就再给两枪。——那就是没杀净。

【胡文海枪决现场照片】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警察:你知道后果吗?

胡文海:(对警察满脸媚笑)知道、知道,我得给人家抵命。

警察:后悔不后悔?

胡文海:咋不后悔?有个娃娃不该杀人家,你们一说,才知道人家是串门的。再就是,该杀的没杀净。

【胡文海枪决现场照片】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警察:你还想杀谁?

胡文海:就那几家的男人。

警察:你为啥杀人家?

胡文海:他们当村支书和村主任时,三年挥霍贪污了至少五百万。三个煤矿让他们卖了两个。我到镇上告状没人管。他们就恨的我不行,就想整死我。99年6月19号,我到地里浇水,xxx兄弟(其中一个满门被杀)借口和我吵架,往我头上劈了三铁锹,我缝了几十针。要不是头硬,早让他们劈死了。xxx(村支书)派人找我,要出钱私了,我不干。

从那时起,我就起了杀心,本来准备今年三十晚上下手,那时都看春节晚会,能杀干净。6月19号,我把xxx(支书)和村会计叫来,让他们写贪污了多少,他们不干,这时外面有警笛声(路过的警车),xx(会计)就气粗了,指着自己的脑门说:“文海,有本事朝这里打。”我就给他脑门上一枪,把他打死了。他还以为我不敢。没有办法,只能提前动手。……

后来,当记者再问他后悔不后悔时,他理直气壮的回答:“不后悔,一点不后悔!就是遗憾,没有把该杀的都杀了。”遗憾、没有死净的话,胡文海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据分析,他是担心给他父母妻儿留下后患。

记者问他为什么连孩子一起杀时,他蛮有道理的讲:“不把他们也杀了,他们长大要欺负我家娃娃……”法院审判胡文海时,他站的笔直,捧着自辩书大声朗读,就象农村劳模发言。共同受审的还有一个帮他杀人的朋友,胡答辩时说,他朋友没有杀人,跟着他是一直劝他不要杀。

这时,控方指出,一个受害者(装死躲过)指证他朋友拿斧子砍过他。胡答辩,我一枪打的他趴在地上,他就再没回头看过,是我捡起斧子砍他的。控方又指出,他朋友拿钳子夹受害者。胡文海当即辩道:是我拿枪逼他干的,他不夹受害者,我就****打他。明目张胆的大包大揽。

判胡文海死刑后,退庭时,胡逮着一个审过他的干警就握手,边握边说:“先走一步,先走一步。”那么些警察,躲也躲不及他,实是滑稽。


           police:知道为什么逮你吗?

【生活是最好的电影系列】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转)

胡文海:知道,杀了点人。

【生活是最好的电影系列】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转)

police:杀了一点?你杀了十四个!

【生活是最好的电影系列】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转)

胡文海:不止十四个吧?

【生活是最好的电影系列】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转)

police:那你说多少?

【生活是最好的电影系列】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转)

胡文海:我记着是十七个。

【生活是最好的电影系列】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转)

police:死了十四个!

胡文海;我不记的还有活的,我都拨拉过,看谁象没死的,就再给两枪。--那就是没杀净。

police:你知道后果吗?

胡文海:(对police满脸媚笑)知道、知道,我的给人家抵命。

police:后悔不后悔?

胡文海:咋不后悔,有个娃娃不该杀人家,你们一说,才知道人家是串门的。再就是该杀的没杀净。

police:你还想杀谁?

胡文海:就那几家的男人。

police:你为啥杀人家?

胡文海:他们当村支书和村主任时,三年挥霍贪污了至少五百万。三个煤矿让他们卖了两个。我到镇上告状没人管。他们就恨的我不行,就想抬死我。 99年6月19 号,我到地里浇水,xxx兄弟(其中一个满门被杀)借口和我吵架,往我头上劈了三铁锹,我缝了几十针。

要不是头硬早让他们劈死了。xxx(村支书)派人找我,要出钱私了,我不干。从那时起,我就起了杀心了,本来准备今年三十晚上下手,那时都看春节晚会,能杀干净。6月19号,我把xxx(支书)和村会计叫来,让他们写贪污了多少,他们不干,这时外面有警笛声音(路过的警车),xx(会计)就气粗了,指着自己的脑门说‘文海,有本事朝这里打’。

我就给他脑门上一枪,把他打死了。他还以为我不敢。没有办法,只能提前动手。

当记者问他后悔不后悔时,他理直气壮的回答:不后悔,一点不后悔!就是遗憾,没有把该杀的都杀了。遗憾没有死净的话,胡文海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据分析,是担心给他父母妻儿留了后患。记者问他为什么连孩子一起杀时,他蛮有道理的讲:不把他们也杀了,他们长大要欺负我家娃娃。。。。。。

分割线以下是豆瓣上网友回复被删除的反应:

===========================================

我回复说 就应该都杀光!

结果给我删了 还说 言语过激

过激你妈个逼啊?你识字么傻逼?

 

改题目哈?行~!


3小时内,14人被枪杀  2001年10月26日晚上,在山西晋中市榆次区乌金山镇大峪口村,一个有着300多户人家、1000多口人、村里和附近有很多煤矿的村庄,发生了一起特大持枪恶性杀人致14人死亡案,在不到3个小时的时间内,9户人家、8男6女被杀,3人重伤。血案之残酷令人震惊。

【胡文海最后一段话掌声】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转)

2001年12月25日,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10.26”血案,并当庭宣判:胡文海犯故意杀人罪、私藏枪支弹药罪,两罪并处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刘海旺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胡青海胡文海的二弟 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胡文海最后一段话掌声】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转)

胡文海、刘海旺、胡青海不服判决,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被省高院驳回。2002年1月25日,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召开“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分子公处大会”,宣布了对3名案犯的终审判决。10时30分许,胡文海、刘海旺两人被执行枪决。

【胡文海最后一段话掌声】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转)


杀人是为“除掉贪官”?  “李利生家关着门,估计是锁住了。我听见他老婆跟他说话。我说,利生,开开门,我是文海,找你有点儿事谈一谈。他说,文海哥,你进来吧。门一开,我就端起枪来。我一端枪,他就害怕了,说文海哥,不是我,全是胡根生指使的。我说你早干啥来?我给过你机会……”胡文海法庭供述

【胡文海最后一段话掌声】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转)

前村支书李利生家是胡文海此次报复杀人的最后一个目标。胡文海开枪打死了李利生夫妻及其16岁的女儿,终于完成这场疯狂杀戮。

下面是胡文海被捕后与警察的一段对白:

警察:知道为什么逮你吗?

胡文海:知道,杀了点人。

警察:杀了一点?你杀了14个!

胡文海:14个?打伤不止吧,打死不知几个。还有一些不在,在的话,还干他。

【胡文海最后一段话掌声】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转)

警察:你知道后果吗?

胡文海:知道,知道,我得给人家抵命。晋中市公诉机关及法庭将胡文海杀人的原因定性为“报复杀人”;而胡文海则始终认为自己做的是“除掉贪官”之“义举”。

胡文海被打,有人调解:缝一针给1000元  1996年夏天,胡文海曾被同村高家兄弟打伤,这起伤害案堪称两年后他在大峪口村大开杀戒的导火索。

1996年6月19日晚9时许,胡文海在自家果园里浇地时,被相邻地块的高彦苏、高彦堂兄弟手持铁锹朝脑袋劈来。手无寸铁且毫无防备的胡文海,脑袋被劈中两锹;当第三锹劈来时,他赶忙用手去挡,结果这一锹劈在了他手臂上。胡的弟弟胡青海见状,飞奔过来,拼死将其兄救下。

事后胡文海没有报案,据他说,是因当时没有第三方见证,担心报案后,公安机关会以“浇地纠纷”为由,轻率处理。

胡文海坚信这绝不是什么“浇地纠纷”,因为他从小性情暴躁,是大峪口村的强人,很少有人敢惹,胡家又是村里大户,而高家兄弟是十五六年前从河北省井陉县迁移此地的,独门小户,两家平时没有什么矛盾,浇地当晚亦未发生口角。但从高家兄弟的动作来看,他们是要把他“往死里闹”,所以,胡文海认为高家兄弟背后一定有人指使;他们是要“暗杀”他胡文海,“杀人灭口”。

有两处蹊跷似乎也证明了胡文海的推测:一是事发当晚,高彦堂全家4口连夜搬走,不知去向;二是胡文海从医院回来的第二天,原支书胡根生去他家里,说受村支书李利生高彦堂姐夫 所托,前来调解此事。

“胡根生说利生说了,缝一针给你1000元,缝23针给你2.3万元,我说我不是要钱,我跟利生关系也不错。我就是想知道,到底为什么要往死里闹我?是谁指使高家兄弟往死里闹我?”胡文海法庭供述

胡文海怀疑胡根生、李利生、刘海生等人指使高家兄弟“暗杀”他,并偷偷展开调查,但没有找到确凿证据。据原煤矿矿长刘海生说,此后胡文海还曾打过高彦苏三四次,逼他说出受谁的指使,但高彦苏没说。

至于胡根生等人为何要“暗杀”胡文海?胡文海说,乌金山镇供销公司经理贾润全曾向反贪局举报大峪口村煤矿“3年少报5万吨产量,偷漏税100万元,少交管理费25万元”的情况。贾告状前,曾找胡文海商议过,因此胡文海便成了胡根生等人的眼中钉。

记者找到贾润全,询问那次告状的结果。贾润全说,他向晋中市反贪局举报后,反贪局批了“速交榆次区税务局稽查处处理”。稽查处去了五六趟太原大峪口煤矿的煤运往太原销售 ,查不出证据,此事就不了了之。

“村民利益的代言人”

记者问贾润全是否受到过胡根生等人的报复?贾润全说:“刘海生发现我在告状,打过我两拳。”告状的贾润全只是挨了两拳,而跟他“商议”过的胡文海却被人“往死里闹”,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在法庭上,胡文海这样解释:“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从小到大的性格就是仗义执言,敢作敢为。村里的那些无权无势的善良村民和我和睦相处,有时,我就成了他们利益的代言人。胡根生曾经说过,大峪口村除了胡文海敢告我,谁还敢告?”

据此,胡文海推测,胡根生一伙认为是他指使贾润全等人告状;把他除掉,就没人再敢告状了。1999年6月19日被劈伤后,胡文海就起了杀心,剩下的日子不过是在寻找证据,等待机会。他曾设想过在除夕之夜大开杀戒:“等春节晚会一开始,我就干,一个也跑不了!”

可以说,这时的胡文海已经成了一个高度危险人物。可惜的是,在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竟然丝毫没有引起当地任何治安、民调部门的注意!后来,倒是胡文海自己有所转变。

121名党员、干部和村民签名,举报8个月没有结果全“2001年1月,通过查账,我看见这几年他们大致贪了500多万。我看到他们贪污了这么多,就不想陪他们一起死了,想通过正当渠道告他们。”

胡文海拿到了村煤矿1992~1993年度的工资表。因煤矿实行计件工资,所以,根据工资表可推算出煤炭产量。证据在手后,胡文海又挨家挨户地跑,共征集到大峪口村121名党员、干部和村民的签名,然后开始了长达8个月的举报。

他最早找到的是乌金山镇负责纪检的崔副书记。崔副书记说过两天再去查,但却一直不查。于是,胡文海开始越级上访——从镇、区、市一直到省,他循着公安、纪委两条途径逐级举报。

贾润全说:“胡文海告状前,我告诉他两条经验:一、必须有足够的时间,专门去告,而不能捎带着告。二、还得有资金:出去要坐车、吃饭,必要时还得买点小礼。文海在村里承包过煤矿,知道得比我多。我说你可别像我,告了个没结果。”  结果,8个月过去了,胡文海真的告了个没结果。

一审庭审中,胡文海盛赞省纪委、省公安厅的接待人员态度热情,办事迅速:“对我的上访材料,省公安厅迅速批到晋中市公安处,公安处1个月后批到榆次区公安局,结果,公安局整整压了5个月……”

无论胡文海举报到哪里,这些举报材料最后都被批到两个部门处理:一是乌金山镇纪委,二是榆次区公安局经侦大队。据胡文海说,乌金山镇主管纪检的崔副书记对他叫嚷:“你就是告到中纪委,我崔某某不给你办手续,你也没办法!”而区公安局经侦大队的大队长则以“没有办案经费”搪塞胡文海。胡提出自己可垫支办案经费,该大队长又以“人员也不够”来敷衍。

“10.26”血案发生后,崔副书记及区公安局经侦大队长都受到了纪律处分。“这14个人死得确实冤,可以说他们都是死在贪官手里了……胡文海告状,如果你们查了,这些人有犯罪事实,就审;没有犯罪事实,就治胡文海的诬陷罪——你把他关进监狱里,他还怎么行凶杀人呀?”胡家兄妹多次对记者感慨。

法制阳光照不到的角落  在采访中,记者感受到,大峪口村就像一个法制的阳光播撒不到的地方。村民们说,大峪口村的村干部说是选举,其实还是上头任命;“村务公开”这些政策在这里根本就看不到。当胡文海被高家兄弟打伤后,他没有报案,而是一心想用自己的方法来了结此事;高家的老大高彦苏此后数次被胡文海殴打,他也没想过报案,而是整天心惊胆战地等待下一次报复的来临……

公平而论,胡文海曾经一度想走上法制轨道,这对这个“高度危险人物”来说,当是一个值得赞赏的转变。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他的努力被一道道无形的屏障给挡住了。

那些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在冷漠地一次次将他拒之门外时,可曾想到自己的行为究竟会给他些什么样的感受?  举报无门、屡屡“碰灰”之后,胡文海血液中的另一种东西蠢蠢在动。胡文海已决心要用一种最古老、最血腥、最恐怖的手段来了结一切恩怨、纠纷。

“4年来,我和村民多次向有关部门检举反映都石沉大海,一些官老爷给尽了我们冷漠与白眼,我们到哪里去说理呢?谁又为我们做主呢?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自己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了,我不能让这些蛀虫们再欺压人了……实际上我每年的炒股 收入都有四五万元,我完全可以不管这些事,但是,我不能,我的良心告诉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对此置之度外。

我知道我将死去,如果我的死能够引起官老爷们的注意,能够查办那些贪官污吏,我将死而无憾。否则,我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他们……”2001年12月25日,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庭,胡文海的这段最后陈述,引起了旁听席上阵阵掌声。

滥杀无辜的胡文海已受到了法律的严惩,但胡文海案带给我们很多人的,应该不仅仅是单纯的思考而已吧?!

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转)

police:知道为什么逮你吗?

胡文海:知道,杀了点人。

police:杀了一点?

你杀了十四个!

胡文海:不止十四个吧?

police:那你说多少?

胡文海:我记着是十七个。

police:死了十四个!

胡文海;我不记的还有活的,我都拨拉过,看谁象没死的,就再给两枪。--那就是没杀净。

police:你知道后果吗?

胡文海:(对police满脸媚笑)知道、知道,我的给人家抵命。

police:后悔不后悔?

胡文海:咋不后悔,有个娃娃不该杀人家,你们一说,才知道人家是串门的。再就是该杀的没杀净。

police:你还想杀谁? 胡文海:就那几家的男人。

police:你为啥杀人家?

胡文海:他们当村支书和村主任时,三年挥霍贪污了至少五百万。三个煤矿让他们卖了两个。我到镇上告状没人管。他们就恨的我不行,就想抬死我。99年6月19 号,我到地里浇水,xxx兄弟(其中一个满门被杀)借口和我吵架,往我头上劈了三铁锹,我缝了几十针。要不是头硬早让他们劈死了。

xxx(村支书)派人找我,要出钱私了,我不干。从那时起,我就起了杀心了,本来准备今年三十晚上下手,那时都看春节晚会,能杀干净。6月19号,我把xxx(支书)和村会计叫来,让他们写贪污了多少,他们不干,这时外面有警笛声音(路过的警车),xx(会计)就气粗了,指着自己的脑门说‘文海,有本事朝这里打’。我就给他脑门上一枪,把他打死了。他还以为我不敢。

没有办法,只能提前动手。 当记者问他后悔不后悔时,他理直气壮的回答:不后悔,一点不后悔!就是遗憾,没有把该杀的都杀了。遗憾没有死净的话,胡文海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据分析,是担心给他父母妻儿留了后患。

记者问他为什么连孩子一起杀时,他蛮有道理的讲:不把他们也杀了,他们长大要欺负我家娃娃。。。。。。 法院审判胡文海时,他站的笔直,捧着自辩书大声朗读,就象农村劳模发言。共同受审的还有一个帮他杀人的朋友,胡答辩时说他朋友没有杀人,跟着他是一直劝他不要杀。这时,控方指出,一个受害者(装死躲过)指证他朋友拿斧子砍过他。

胡答辩,我一枪打的他趴在地上,他就再没回头看过。是我捡起斧子砍他的。控方又指出,他朋友拿钳子夹受害者。胡文海当即辩道:是我拿枪逼他干的。他不夹受害者,我就开枪打他。明目张胆的大包大揽。

判胡文海死刑后,退庭时,胡文海逮着一个审过他的干警就握手,边握边说:‘先走一步,先走一步’。那么些pol.ice,躲也躲不及他,实是滑稽。 2001 年的12月25日,也是西方人的圣诞节。

今天,山西晋中法院依法公开审理了特大枪杀14人案的3名被告人。最后,有2人判处死刑1人判处无期徒刑。第一被告人胡文海依法定程序在最后陈述中说到:“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为此,我不断的去努力去实现自己的理想,自己从小时侯起的性格就是仗义执言.

敢做敢为。村里的那些无权无势的善良的村民和我和睦相处,有时,我就成了他们利益的代言人。然而,近年来,历任村干部贪污行贿.欺压百姓,村里的小煤矿(村民冒着生命危险)等企业上交的400余万元被他们瓜分。4年来,我多次和村民向有关部门检举反映都石沉大海,公共安全专家.纪检.检察.省.市.区的官老爷们给尽了我们冷漠与白眼……。

可是,我们到那里去说理呢?谁又为我们做主呢?我去公共安全专家机关报案,那些只挣着工资的人民的公务员开着30多万元买的小车耀武扬威根本顾不上办案,甚至和村干部相互勾结欺压老百姓……。

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自己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了......。实际上我每年的收入都有4――5万元,我完全可以不管这些事,但是,我不能,我的良心告诉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对此置之度外,官逼民反,我不能让这些蛀虫们再欺压人了…...。我知道我将死去,如果我的死能够引起官老爷们的注意,能够查办了那些贪官污吏,我将死而无憾,否则我将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他们……“听众席上爆发出一阵掌声,审判长急忙制止。。。。。。


    胡白海;人没有忘的借无活的,我皆拨推功,望谁象出死的,便再给两枪。――那即使出宰洁。

    警察:你知悉成果吗?

    胡文海:(对于警察谦脸媚哭)知悉、知晓,我失给人野抵命。

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相当牛X

    警察:先悔不懊悔?

    胡文海:咋不懊悔?有个娃娃不当杀人家,你们一说,才知悉人野是串门的。再即使,当杀的出杀洁。

    警察:你借念杀谁?

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相当牛X

    胡文海:就那几家的女人。

    警察:您为啥宰己野?

    胡文海:他们该村收书战村从免时,三年浪费贪赃了最少五百万。三个煤矿争他们售了两个。我到镇上告状没人管。他们就爱的我不止,就念零死我。99暮年6月19号,我到天外浇火,xxx弟兄(中间一个谦门被杀)还心和我争吵,去我头上劈了三铁锹,我缝了几十针。要不是头软,彩票,迟让他们劈死了。xxx(村落收书)派人觅我,要出钱公了,我不做。自彼时止,我就止了杀口,原来筹备往年三十晚高低脚,其时都望秋节晚会,能杀清洁。6月19号,我把xxx(收书)和村会计鸣来,让他们写贪赃了几,他们不干,那时外边有警笛声(途经的警车),xx(会计)就气细了,指着本人的脑门说:“文海,有本领晨此地挨。”我就给他脑门下一枪,把他挨死了。他借认为我不敢。不曾措施,只能提早入手。……

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相当牛X

以后,该记者再答他懊悔不后悔时,他振振有词的答复:“不后悔,一面不先悔!就是缺憾,不曾把当杀的都杀了。”缺憾、不曾死洁的话,胡文海正在不同场所屡次降到。据剖析,他是担忧给他女女夫女留上后患。

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相当牛X

    忘者答他为什么连孩女同时杀时,他蛮有理由的道:“不把他们也杀了,他们长小要欺侮我家娃娃……”

法院审讯胡文海时,他坐的笔挺,捧着自辩书厉声朗诵,就象乡村逸模收直言。共有蒙审的还有一个助自杀人的良友,胡辩论时说,他友人没有杀人,随着他是始终劝他不要杀。这时,控圆指出,一个受益者(拆死藏过)指证他友朋放斧女砍过他。胡问辩,我一枪挨的他趴在天上,他就再没归头望过,是我捡止斧女砍他的。控圆又指出,他好友放钳子夹蒙利者。胡文海立即辩讲:是我放枪逼他干的,他不夹蒙利者,我就****打他。肆无忌惮的小包大揽。

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相当牛X

判胡白海逝世刑先,退庭时,胡捕灭一个审功他的做警便握脚,边握边道:“后走一步,后走一步。”这么些警察,避也藏不如他,真非幽默。

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相当牛X

2001年的12 月25夜,也非东方人的圣诞节。那地,山中晋外法院依法公然审理了特小枪宰14己案的3实原告己。最终,有2人判正法刑、1人论处有早期徒刑。第一原告人胡白海依规定过程正在末尾陈说外道到:“人生正在旧社会,少在白旗上……,双色球,我盼望本人败为一个正派擅良的人,为彼,我不停的去尽力完成自人的幻想,本人自大的性情即使伸张正义,敢做敢为。村落外的这些有权有势的仁慈的村官战我和平共处,无时,我便败了他们本害的代直言人。可是,远暮年来,历免村做部贪赃止贿,欺负庶民,村里的大煤矿(村官冒灭性命凶险)等企业上接的 400缺万元被他们分割。4年来,我屡次和村官背无闭部分揭发反应皆泥牛入海,中彩网,母危、纪检、检察、费、市、区的民小爷们给绝了我们冷淡取黑眼……。然而,我们到那外往道理呢?谁又为我们做从呢?我往母危机闭报案,这些只挣灭报酬的国民的母务员启着30少万元购的大车张牙舞爪,基本顾不下办案,以至战村落群众互相勾搭欺负老庶民……。我只有以暴造暴了,我只能自人来保护小庶民的好处了……。切实下,人每暮年的支出皆有4、5万元,我完整能够不论那些事!然而,我不能!我的良口告知我不能这么做,福彩,我不能对于彼置之脑后。揭竿而起,我没有能争那些蠹虫们再欺负人了……。我知晓我将逝世往,假如我的死可以惹起民小爷们的留神,福利彩票,可以查办了那些赃官贪吏,我将逝世而无憾,不然我将变败厉鬼也没有搁功他们……”听寡席上爆发布一阵掌声,审讯少匆忙禁止……

如因你是外邦人!假如你是有知己的人!请委婉载到你的空间,或者单造到空间,不为什么,就是念争公平少亡!!!!


当记者问他后悔不后悔时,他理直气壮的回答:不后悔,一点不后悔!就是遗

憾,没有把该杀的都杀了。遗憾没有死净的话,胡文海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据分

山西杀人英雄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析,是担心给他父母妻儿留了后患。记者问他为什么连孩子一起杀时,他蛮有道理的

讲:不把他们也杀了,他们长大要欺负我家娃娃……

山西杀人英雄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法院审判胡文海时,他站的笔直,捧着自辩书大声朗读,就象农村劳模发言。

共同受审的还有一个帮他杀人的朋友,胡答辩时说他朋友没有杀人,跟着他是一直劝

山西杀人英雄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他不要杀。这时,控方指出,一个受害者(装死躲过)指证他朋友拿斧子砍过他。胡

答辩,我一枪打的他趴在地上,他就再没回头看过。是我捡起斧子砍他的。控方又指

山西杀人英雄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出,他朋友拿钳子夹受害者。

胡文海当即辩道:是我拿枪逼他干的。他不夹受害者,我就开枪打他。明目

张胆的大包大揽。判胡文海死刑后,退庭时,胡文海逮着一个审过他的干警就握手,

山西杀人英雄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边握边说:‘先走一步,先走一步’。那么些警察,躲也躲不及他,实是滑稽。2001

年的12 月25日,也是西方人的圣诞节。今天,山西晋中法院依法公开审理了特大枪杀

山西杀人英雄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14人案的3名被告人。最后,有2人判处死刑1人判处无期徒刑。第一被告人胡文海依法

定程序在最后陈述中说到:“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

山西杀人英雄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正直善良的人,为此,我不断的去努力去实现自己的理想,自己从小时侯起的性格就

是仗义执言.敢做敢为。村里的那些无权无势的善良的村民和我和睦相处,有时,我就

山西杀人英雄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成了他们利益的代言人。然而,近年来,历任村干部贪污行贿. 欺压百姓,村里的小

煤矿(村民冒着生命危险)等企业上交的 400余万元被他们瓜分。4年来,我多次和村民向

有关部门检举反映都石沉大海,公安.纪检.检察.省.市.区的官老爷们给尽了我们冷漠与白

山西杀人英雄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眼……。

可是,我们到那里去说理呢?谁又为我们做主呢?我去公安机关报案,那些只挣着工

资的人民的公务员开着30多万元买的小车耀武扬威根本顾不上办案,甚至和村干部相互勾

山西杀人英雄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结欺压老百姓……。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自己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了......。实际

上我每年的收入都有4、5万元,我完全可以不管这些事,但是,我不能,我的良心告诉我不能

这样做,我不能对此置之度外,官逼民反,我不能让这些蛀虫们再欺压人了…...。我

知道我将死去,如果我的死能够引起官老爷们的注意,能够查办了那些贪官污吏,我将

死而无憾,否则我将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他们……

“听众席上爆发出一阵掌声,审判长急忙制止......


第一被告人胡文海依法定程序在最后陈述中说到: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为此,我不断的去努力去实现自己的理想,自己从小时侯起的性格就是仗义执言.敢做敢为。

【山西胡文海杀人案详情】胡文海特大持枪杀人案始末及其最后一段话

    村里的那些无权无势的善良的村民和我和睦相处,有时,我就成了他们利益的代言人。然而,近年来,历任村干部贪污行贿. 欺压百姓,村里的小煤矿(村民冒着生命危险)等企业上交的 400余万元被他们瓜分。

【山西胡文海杀人案详情】胡文海特大持枪杀人案始末及其最后一段话

4年来,我多次和村民向有关部门检举反映都石沉大海,公安、纪检、检察,省、市、区的官老爷们给尽了我们冷漠与白眼……

【山西胡文海杀人案详情】胡文海特大持枪杀人案始末及其最后一段话

可是,我们到那里去说理呢?谁又为我们做主呢?

【山西胡文海杀人案详情】胡文海特大持枪杀人案始末及其最后一段话

我去公安机关报案,那些只挣着工资的人民的公务员开着30多万元买的小车耀武扬威根本顾不上办案,甚至和村干部相互勾结欺压老百姓……

【山西胡文海杀人案详情】胡文海特大持枪杀人案始末及其最后一段话

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自己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了……

实际上我每年的收入都有4─5万元,我完全可以不管这些事,但是,我不能,我的良心告诉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对此置之度外,官逼民反,我不能让这些蛀虫们再欺压人了…...。

我知道我将死去,如果我的死能够引起官老爷们的注意,能够查办了那些贪官污吏,我将死而无憾,否则我将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他们……“

听众席上爆发出一阵掌声,审判长急忙制止。

山西胡文海特大持枪杀人案始末

3小时内,14人被枪杀

2001年10月26日晚上,在山西晋中市榆次区乌金山镇大峪口村,一个有着300多户人家、1000多口人、村里和附近有很多煤矿的村庄,发生了一起特大持枪恶性杀人致14人死亡案,在不到3个小时的时间内,9户人家、8男6女被杀,3人重伤。血案之残酷令人震惊。

2001年12月25日,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10·26”血案,并当庭宣判:胡文海犯故意杀人罪、私藏枪支弹药罪,两罪并处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刘海旺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胡青海熀文海的二弟 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胡文海、刘海旺、胡青海不服判决,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被省高院驳回。2002年1月25日,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召开“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分子公处大会”,宣布了对3名案犯的终审判决。10时30分许,胡文海、刘海旺两人被执行枪决。

杀人是为“除掉贪官”?

“李利生家关着门,估计是锁住了。我听见他老婆跟他说话。我说,利生,开开门,我是文海,找你有点儿事谈一谈。他说,文海哥,你进来吧。门一开,我就端起枪来。我一端枪,他就害怕了,说文海哥,不是我,全是胡根生指使的。我说你早干啥来?我给过你机会……”熀文海法庭供述

前村支书李利生家是胡文海此次报复杀人的最后一个目标。胡文海开枪打死了李利生夫妻及其16岁的女儿,终于完成这场疯狂杀戮。 下面是胡文海被捕后与警察的一段对白:警察:知道为什么逮你吗?胡文海:知道,杀了点人。

警察:杀了一点?你杀了14个!胡文海:14个?打伤不止吧,打死不知几个。还有一些不在,在的话,还干他。警察:你知道后果吗?胡文海:知道,知道,我得给人家抵命。晋中市公诉机关及法庭将胡文海杀人的原因定性为“报复杀人”;而胡文海则始终认为自己做的是“除掉贪官”之“义举”。

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警察:知道为什么逮你吗?

胡文海:知道,杀了点人。

警察:杀了一点?你杀了十四个!

胡文海:不止十四个吧?

警察:那你说多少?

胡文海:我记着是十七个。

警察:死了十四个!

胡文海;我不记的还有活的,我都拨拉过,看谁象没死的,就再给两枪。--那就是没杀净。

警察:你知道后果吗?

胡文海:知道、知道,我的给人家抵命。

警察:后悔不后悔?

胡文海:咋不后悔,有个娃娃不该杀人家,你们一说,才知道人家是串门的。再就是该杀的没杀净。

警察:你还想杀谁?

胡文海:就那几家的男人。

警察:你为啥杀人家?

胡文海:他们当村支书和村主任时,三年挥霍贪污了至少五百万。三个煤矿让他们卖了两个。我到镇上告状没人管。他们就恨的我不行,就想抬死我。99年6月19号,我到地里浇水,***兄弟(其中一个满门被杀)借口和我吵架,往我头上劈了三铁锹,我缝了几十针。

要不是头硬早让他们劈死了。***(村支书)派人找我,要出钱私了,我不干。从那时起,我就起了杀心了,本来准备今年三十晚上下手,那时都看春节晚会,能杀干净。6月19号,我把***(支书)和村会计叫来,让他们写贪污了多少,他们不干,这时外面有警笛声音(路过的警车),xx(会计)就气粗了,指着自己的脑门说‘文海,有本事朝这里打’。

我就给他脑门上一枪,把他打死了。他还以为我不敢。没有办法,只能提前动手。

……当记者问他后悔不后悔时,他理直气壮的回答:不后悔,一点不后悔!就是遗憾,没有把该杀的都杀了。遗憾没有死净的话,胡文海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据分析,是担心给他父母妻儿留了后患。记者问他为什么连孩子一起杀时,他蛮有道理的讲:不把他们也杀了,他们长大要欺负我家娃娃…… ……

法院审判胡文海时,他站的笔直,捧着自辩书大声朗读,就象农村劳模发言。

共同受审的还有一个帮他杀人的朋友,胡答辩时说他朋友没有杀人,跟着他是一直劝他不要杀。这时,控方指出,一个受害者(装死躲过)指证他朋友拿斧子砍过他。胡答辩,我一枪打的他趴在地上,他就再没回头看过。是我捡起斧子砍他的。控方又指出,他朋友拿钳子夹受害者。胡文海当即辩道:是我拿枪逼他干的。他不夹受害者,我就开枪打他。他大包大揽。

判胡文海死刑后,退庭时,胡文海逮着一个审过他的干警就握手,边握边说:‘先走一步,先走一步’。那么些警察,躲也躲不及他,实是滑稽。

2001年的12 月25日,也是西方人的圣诞节。今天,山西晋中法院依法公开审理了特大枪杀14人案的3名被告人。最后,有2人判处死刑1人判处无期徒刑。

胡文海被打,有人调解:缝一针给1000元

1996年夏天,胡文海曾被同村高家兄弟打伤,这起伤害案堪称两年后他在大峪口村大开杀戒的导火索。

1996年6月19日晚9时许,胡文海在自家果园里浇地时,被相邻地块的高彦苏、高彦堂兄弟手持铁锹朝脑袋劈来。手无寸铁且毫无防备的胡文海,脑袋被劈中两锹;当第三锹劈来时,他赶忙用手去挡,结果这一锹劈在了他手臂上。胡的弟弟胡青海见状,飞奔过来,拼死将其兄救下。

事后胡文海没有报案,据他说,是因当时没有第三方见证,担心报案后,公安机关会以“浇地纠纷”为由,轻率处理。

胡文海坚信这绝不是什么“浇地纠纷”,因为他从小性情暴躁,是大峪口村的强人,很少有人敢惹,胡家又是村里大户,而高家兄弟是十五六年前从河北省井陉县迁移此地的,独门小户,两家平时没有什么矛盾,浇地当晚亦未发生口角。但从高家兄弟的动作来看,他们是要把他“往死里闹”,所以,胡文海认为高家兄弟背后一定有人指使;他们是要“暗杀”他胡文海,“杀人灭口”。

有两处蹊跷似乎也证明了胡文海的推测:一是事发当晚,高彦堂全家4口连夜搬走,不知去向;二是胡文海从医院回来的第二天,原支书胡根生去他家里,说受村支书李利生煾哐逄媒惴 所托,前来调解此事。

“胡根生说利生说了,缝一针给你1000元,缝23针给你2.3万元,我说我不是要钱,我跟利生关系也不错。我就是想知道,到底为什么要往死里闹我?是谁指使高家兄弟往死里闹我?”熀文海法庭供述

胡文海怀疑胡根生、李利生、刘海生等人指使高家兄弟“暗杀”他,并偷偷展开调查,但没有找到确凿证据。据原煤矿矿长刘海生说,此后胡文海还曾打过高彦苏三四次,逼他说出受谁的指使,但高彦苏没说。

至于胡根生等人为何要“暗杀”胡文海?胡文海说,乌金山镇供销公司经理贾润全曾向反贪局举报大峪口村煤矿“3年少报5万吨产量,偷漏税100万元,少交管理费25万元”的情况。贾告状前,曾找胡文海商议过,因此胡文海便成了胡根生等人的眼中钉。

记者找到贾润全,询问那次告状的结果。贾润全说,他向晋中市反贪局举报后,反贪局批了“速交榆次区税务局稽查处处理”。稽查处去了五六趟太原煷笥口煤矿的煤运往太原销售 ,查不出证据,此事就不了了之。

“村民利益的代言人”

记者问贾润全是否受到过胡根生等人的报复?贾润全说:“刘海生发现我在告状,打过我两拳。”告状的贾润全只是挨了两拳,而跟他“商议”过的胡文海却被人“往死里闹”,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在法庭上,胡文海这样解释:“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从小到大的性格就是仗义执言,敢作敢为。

村里的那些无权无势的善良村民和我和睦相处,有时,我就成了他们利益的代言人。胡根生曾经说过,大峪口村除了胡文海敢告我,谁还敢告?”据此,胡文海推测,胡根生一伙认为是他指使贾润全等人告状;把他除掉,就没人再敢告状了。

1999年6月19日被劈伤后,胡文海就起了杀心,剩下的日子不过是在寻找证据,等待机会。他曾设想过在除夕之夜大开杀戒:“等春节晚会一开始,我就干,一个也跑不了!”

可以说,这时的胡文海已经成了一个高度危险人物。可惜的是,在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竟然丝毫没有引起当地任何治安、民调部门的注意!后来,倒是胡文海自己有所转变。

121名党员、干部和村民签名,举报8个月没有结果全

“2001年1月,通过查账,我看见这几年他们大致贪了500多万。我看到他们贪污了这么多,就不想陪他们一起死了,想通过正当渠道告他们。”

胡文海拿到了村煤矿1992~1993年度的工资表。因煤矿实行计件工资,所以,根据工资表可推算出煤炭产量。证据在手后,胡文海又挨家挨户地跑,共征集到大峪口村121名党员、干部和村民的签名,然后开始了长达8个月的举报。

他最早找到的是乌金山镇负责纪检的崔副书记。崔副书记说过两天再去查,但却一直不查。于是,胡文海开始越级上访——从镇、区、市一直到省,他循着公安、纪委两条途径逐级举报。

贾润全说:“胡文海告状前,我告诉他两条经验:一、必须有足够的时间,专门去告,而不能捎带着告。二、还得有资金:出去要坐车、吃饭,必要时还得买点小礼。文海在村里承包过煤矿,知道得比我多。我说你可别像我,告了个没结果。”

结果,8个月过去了,胡文海真的告了个没结果。

一审庭审中,胡文海盛赞省纪委、省公安厅的接待人员态度热情,办事迅速:“对我的上访材料,省公安厅迅速批到晋中市公安处,公安处1个月后批到榆次区公安局,结果,公安局整整压了5个月……”

无论胡文海举报到哪里,这些举报材料最后都被批到两个部门处理:一是乌金山镇纪委,二是榆次区公安局经侦大队。据胡文海说,乌金山镇主管纪检的崔副书记对他叫嚷:“你就是告到中纪委,我崔某某不给你办手续,你也没办法!”而区公安局经侦大队的大队长则以“没有办案经费”搪塞胡文海。胡提出自己可垫支办案经费,该大队长又以“人员也不够”来敷衍。

“10·26”血案发生后,崔副书记及区公安局经侦大队长都受到了纪律处分。“这14个人死得确实冤,可以说他们都是死在贪官手里了……胡文海告状,如果你们查了,这些人有犯罪事实,就审;没有犯罪事实,就治胡文海的诬陷罪——你把他关进监狱里,他还怎么行凶杀人呀?”胡家兄妹多次对记者感慨。

法制阳光照不到的角落

在采访中,记者感受到,大峪口村就像一个法制的阳光播撒不到的地方。村民们说,大峪口村的村干部说是选举,其实还是上头任命;“村务公开”这些政策在这里根本就看不到。当胡文海被高家兄弟打伤后,他没有报案,而是一心想用自己的方法来了结此事;高家的老大高彦苏此后数次被胡文海殴打,他也没想过报案,而是整天心惊胆战地等待下一次报复的来临……

公平而论,胡文海曾经一度想走上法制轨道,这对这个“高度危险人物”来说,当是一个值得赞赏的转变。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他的努力被一道道无形的屏障给挡住了。

那些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在冷漠地一次次将他拒之门外时,可曾想到自己的行为究竟会给他些什么样的感受?

举报无门、屡屡“碰灰”之后,胡文海血液中的另一种东西蠢蠢在动。胡文海已决心要用一种最古老、最血腥、最恐怖的手段来了结一切恩怨、纠纷。

“4年来,我和村民多次向有关部门检举反映都石沉大海,一些官老爷给尽了我们冷漠与白眼,我们到哪里去说理呢?谁又为我们做主呢?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自己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了,我不能让这些蛀虫们再欺压人了……实际上我每年的煶垂 收入都有四五万元,我完全可以不管这些事,但是,我不能,我的良心告诉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对此置之度外。

我知道我将死去,如果我的死能够引起官老爷们的注意,能够查办那些贪官污吏,我将死而无憾。否则,我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他们……”2001年12月25日,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庭,胡文海的这段最后陈述,引起了旁听席上阵阵掌声。

滥杀无辜的胡文海已受到了法律的严惩,但胡文海案带给我们很多人的,应该不仅仅是单纯的思考而已吧?!


第一被告人胡文海依法定程序在最后陈述中说到: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为此,我不断的去努力去实现自己的理想,自己从小时侯起的性格就是仗义执言.敢做敢为。

【山西胡文海杀人案详情】山西胡文海特大杀人案

    村里的那些无权无势的善良的村民和我和睦相处,有时,我就成了他们利益的代言人。然而,近年来,历任村干部贪污行贿. 欺压百姓,村里的小煤矿(村民冒着生命危险)等企业上交的 400余万元被他们瓜分。

4年来,我多次和村民向有关部门检举反映都石沉大海,公安、纪检、检察,省、市、区的官老爷们给尽了我们冷漠与白眼……

可是,我们到那里去说理呢?谁又为我们做主呢?

【山西胡文海杀人案详情】山西胡文海特大杀人案

我去公安机关报案,那些只挣着工资的人民的公务员开着30多万元买的小车耀武扬威根本顾不上办案,甚至和村干部相互勾结欺压老百姓……

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自己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了……

实际上我每年的收入都有4─5万元,我完全可以不管这些事,但是,我不能,我的良心告诉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对此置之度外,官逼民反,我不能让这些蛀虫们再欺压人了…...。

【山西胡文海杀人案详情】山西胡文海特大杀人案

我知道我将死去,如果我的死能够引起官老爷们的注意,能够查办了那些贪官污吏,我将死而无憾,否则我将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他们……“

听众席上爆发出一阵掌声,审判长急忙制止。

山西胡文海特大持枪杀人案始末

3小时内,14人被枪杀

2001年10月26日晚上,在山西晋中市榆次区乌金山镇大峪口村,一个有着300多户人家、1000多口人、村里和附近有很多煤矿的村庄,发生了一起特大持枪恶性杀人致14人死亡案,在不到3个小时的时间内,9户人家、8男6女被杀,3人重伤。血案之残酷令人震惊。

【山西胡文海杀人案详情】山西胡文海特大杀人案

2001年12月25日,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10·26”血案,并当庭宣判:胡文海犯故意杀人罪、私藏枪支弹药罪,两罪并处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刘海旺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胡青海熀文海的二弟 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胡文海、刘海旺、胡青海不服判决,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被省高院驳回。2002年1月25日,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召开“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分子公处大会”,宣布了对3名案犯的终审判决。10时30分许,胡文海、刘海旺两人被执行枪决。

【山西胡文海杀人案详情】山西胡文海特大杀人案

杀人是为“除掉贪官”?

“李利生家关着门,估计是锁住了。我听见他老婆跟他说话。我说,利生,开开门,我是文海,找你有点儿事谈一谈。他说,文海哥,你进来吧。门一开,我就端起枪来。我一端枪,他就害怕了,说文海哥,不是我,全是胡根生指使的。我说你早干啥来?我给过你机会……”熀文海法庭供述

【山西胡文海杀人案详情】山西胡文海特大杀人案

前村支书李利生家是胡文海此次报复杀人的最后一个目标。胡文海开枪打死了李利生夫妻及其16岁的女儿,终于完成这场疯狂杀戮。 下面是胡文海被捕后与警察的一段对白:警察:知道为什么逮你吗?胡文海:知道,杀了点人。

【山西胡文海杀人案详情】山西胡文海特大杀人案

警察:杀了一点?你杀了14个!胡文海:14个?打伤不止吧,打死不知几个。还有一些不在,在的话,还干他。警察:你知道后果吗?胡文海:知道,知道,我得给人家抵命。晋中市公诉机关及法庭将胡文海杀人的原因定性为“报复杀人”;而胡文海则始终认为自己做的是“除掉贪官”之“义举”。

【山西胡文海杀人案详情】山西胡文海特大杀人案

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

警察:知道为什么逮你吗?

胡文海:知道,杀了点人。

警察:杀了一点?你杀了十四个!

胡文海:不止十四个吧?

警察:那你说多少?

胡文海:我记着是十七个。

警察:死了十四个!

胡文海;我不记的还有活的,我都拨拉过,看谁象没死的,就再给两枪。--那就是没杀净。

警察:你知道后果吗?

胡文海:知道、知道,我的给人家抵命。

警察:后悔不后悔?

胡文海:咋不后悔,有个娃娃不该杀人家,你们一说,才知道人家是串门的。再就是该杀的没杀净。

警察:你还想杀谁?

胡文海:就那几家的男人。

警察:你为啥杀人家?

胡文海:他们当村支书和村主任时,三年挥霍贪污了至少五百万。三个煤矿让他们卖了两个。我到镇上告状没人管。他们就恨的我不行,就想抬死我。99年6月19号,我到地里浇水,***兄弟(其中一个满门被杀)借口和我吵架,往我头上劈了三铁锹,我缝了几十针。要不是头硬早让他们劈死了。

***(村支书)派人找我,要出钱私了,我不干。从那时起,我就起了杀心了,本来准备今年三十晚上下手,那时都看春节晚会,能杀干净。6月19号,我把***(支书)和村会计叫来,让他们写贪污了多少,他们不干,这时外面有警笛声音(路过的警车),xx(会计)就气粗了,指着自己的脑门说‘文海,有本事朝这里打’。我就给他脑门上一枪,把他打死了。他还以为我不敢。没有办法,只能提前动手。

……当记者问他后悔不后悔时,他理直气壮的回答:不后悔,一点不后悔!就是遗憾,没有把该杀的都杀了。遗憾没有死净的话,胡文海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据分析,是担心给他父母妻儿留了后患。记者问他为什么连孩子一起杀时,他蛮有道理的讲:不把他们也杀了,他们长大要欺负我家娃娃…… ……

法院审判胡文海时,他站的笔直,捧着自辩书大声朗读,就象农村劳模发言。

共同受审的还有一个帮他杀人的朋友,胡答辩时说他朋友没有杀人,跟着他是一直劝他不要杀。这时,控方指出,一个受害者(装死躲过)指证他朋友拿斧子砍过他。胡答辩,我一枪打的他趴在地上,他就再没回头看过。是我捡起斧子砍他的。控方又指出,他朋友拿钳子夹受害者。胡文海当即辩道:是我拿枪逼他干的。他不夹受害者,我就开枪打他。他大包大揽。

判胡文海死刑后,退庭时,胡文海逮着一个审过他的干警就握手,边握边说:‘先走一步,先走一步’。那么些警察,躲也躲不及他,实是滑稽。

2001年的12 月25日,也是西方人的圣诞节。今天,山西晋中法院依法公开审理了特大枪杀14人案的3名被告人。最后,有2人判处死刑1人判处无期徒刑。

胡文海被打,有人调解:缝一针给1000元

1996年夏天,胡文海曾被同村高家兄弟打伤,这起伤害案堪称两年后他在大峪口村大开杀戒的导火索。

1996年6月19日晚9时许,胡文海在自家果园里浇地时,被相邻地块的高彦苏、高彦堂兄弟手持铁锹朝脑袋劈来。手无寸铁且毫无防备的胡文海,脑袋被劈中两锹;当第三锹劈来时,他赶忙用手去挡,结果这一锹劈在了他手臂上。胡的弟弟胡青海见状,飞奔过来,拼死将其兄救下。

事后胡文海没有报案,据他说,是因当时没有第三方见证,担心报案后,公安机关会以“浇地纠纷”为由,轻率处理。

胡文海坚信这绝不是什么“浇地纠纷”,因为他从小性情暴躁,是大峪口村的强人,很少有人敢惹,胡家又是村里大户,而高家兄弟是十五六年前从河北省井陉县迁移此地的,独门小户,两家平时没有什么矛盾,浇地当晚亦未发生口角。但从高家兄弟的动作来看,他们是要把他“往死里闹”,所以,胡文海认为高家兄弟背后一定有人指使;他们是要“暗杀”他胡文海,“杀人灭口”。

有两处蹊跷似乎也证明了胡文海的推测:一是事发当晚,高彦堂全家4口连夜搬走,不知去向;二是胡文海从医院回来的第二天,原支书胡根生去他家里,说受村支书李利生煾哐逄媒惴 所托,前来调解此事。

“胡根生说利生说了,缝一针给你1000元,缝23针给你2.3万元,我说我不是要钱,我跟利生关系也不错。我就是想知道,到底为什么要往死里闹我?是谁指使高家兄弟往死里闹我?”熀文海法庭供述

胡文海怀疑胡根生、李利生、刘海生等人指使高家兄弟“暗杀”他,并偷偷展开调查,但没有找到确凿证据。据原煤矿矿长刘海生说,此后胡文海还曾打过高彦苏三四次,逼他说出受谁的指使,但高彦苏没说。

至于胡根生等人为何要“暗杀”胡文海?胡文海说,乌金山镇供销公司经理贾润全曾向反贪局举报大峪口村煤矿“3年少报5万吨产量,偷漏税100万元,少交管理费25万元”的情况。贾告状前,曾找胡文海商议过,因此胡文海便成了胡根生等人的眼中钉。

记者找到贾润全,询问那次告状的结果。贾润全说,他向晋中市反贪局举报后,反贪局批了“速交榆次区税务局稽查处处理”。稽查处去了五六趟太原煷笥口煤矿的煤运往太原销售 ,查不出证据,此事就不了了之。

“村民利益的代言人”

记者问贾润全是否受到过胡根生等人的报复?贾润全说:“刘海生发现我在告状,打过我两拳。”告状的贾润全只是挨了两拳,而跟他“商议”过的胡文海却被人“往死里闹”,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在法庭上,胡文海这样解释:“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从小到大的性格就是仗义执言,敢作敢为。

村里的那些无权无势的善良村民和我和睦相处,有时,我就成了他们利益的代言人。胡根生曾经说过,大峪口村除了胡文海敢告我,谁还敢告?”据此,胡文海推测,胡根生一伙认为是他指使贾润全等人告状;把他除掉,就没人再敢告状了。

1999年6月19日被劈伤后,胡文海就起了杀心,剩下的日子不过是在寻找证据,等待机会。他曾设想过在除夕之夜大开杀戒:“等春节晚会一开始,我就干,一个也跑不了!”

可以说,这时的胡文海已经成了一个高度危险人物。可惜的是,在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竟然丝毫没有引起当地任何治安、民调部门的注意!后来,倒是胡文海自己有所转变。

121名党员、干部和村民签名,举报8个月没有结果全

“2001年1月,通过查账,我看见这几年他们大致贪了500多万。我看到他们贪污了这么多,就不想陪他们一起死了,想通过正当渠道告他们。”

胡文海拿到了村煤矿1992~1993年度的工资表。因煤矿实行计件工资,所以,根据工资表可推算出煤炭产量。证据在手后,胡文海又挨家挨户地跑,共征集到大峪口村121名党员、干部和村民的签名,然后开始了长达8个月的举报。

他最早找到的是乌金山镇负责纪检的崔副书记。崔副书记说过两天再去查,但却一直不查。于是,胡文海开始越级上访——从镇、区、市一直到省,他循着公安、纪委两条途径逐级举报。

贾润全说:“胡文海告状前,我告诉他两条经验:一、必须有足够的时间,专门去告,而不能捎带着告。二、还得有资金:出去要坐车、吃饭,必要时还得买点小礼。文海在村里承包过煤矿,知道得比我多。我说你可别像我,告了个没结果。”

结果,8个月过去了,胡文海真的告了个没结果。

一审庭审中,胡文海盛赞省纪委、省公安厅的接待人员态度热情,办事迅速:“对我的上访材料,省公安厅迅速批到晋中市公安处,公安处1个月后批到榆次区公安局,结果,公安局整整压了5个月……”

无论胡文海举报到哪里,这些举报材料最后都被批到两个部门处理:一是乌金山镇纪委,二是榆次区公安局经侦大队。据胡文海说,乌金山镇主管纪检的崔副书记对他叫嚷:“你就是告到中纪委,我崔某某不给你办手续,你也没办法!”而区公安局经侦大队的大队长则以“没有办案经费”搪塞胡文海。胡提出自己可垫支办案经费,该大队长又以“人员也不够”来敷衍。

“10·26”血案发生后,崔副书记及区公安局经侦大队长都受到了纪律处分。“这14个人死得确实冤,可以说他们都是死在贪官手里了……胡文海告状,如果你们查了,这些人有犯罪事实,就审;没有犯罪事实,就治胡文海的诬陷罪——你把他关进监狱里,他还怎么行凶杀人呀?”胡家兄妹多次对记者感慨。

法制阳光照不到的角落

在采访中,记者感受到,大峪口村就像一个法制的阳光播撒不到的地方。村民们说,大峪口村的村干部说是选举,其实还是上头任命;“村务公开”这些政策在这里根本就看不到。当胡文海被高家兄弟打伤后,他没有报案,而是一心想用自己的方法来了结此事;高家的老大高彦苏此后数次被胡文海殴打,他也没想过报案,而是整天心惊胆战地等待下一次报复的来临……

公平而论,胡文海曾经一度想走上法制轨道,这对这个“高度危险人物”来说,当是一个值得赞赏的转变。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他的努力被一道道无形的屏障给挡住了。

那些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在冷漠地一次次将他拒之门外时,可曾想到自己的行为究竟会给他些什么样的感受?

举报无门、屡屡“碰灰”之后,胡文海血液中的另一种东西蠢蠢在动。胡文海已决心要用一种最古老、最血腥、最恐怖的手段来了结一切恩怨、纠纷。

“4年来,我和村民多次向有关部门检举反映都石沉大海,一些官老爷给尽了我们冷漠与白眼,我们到哪里去说理呢?谁又为我们做主呢?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自己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了,我不能让这些蛀虫们再欺压人了……实际上我每年的煶垂 收入都有四五万元,我完全可以不管这些事,但是,我不能,我的良心告诉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对此置之度外。

我知道我将死去,如果我的死能够引起官老爷们的注意,能够查办那些贪官污吏,我将死而无憾。否则,我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他们……”2001年12月25日,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庭,胡文海的这段最后陈述,引起了旁听席上阵阵掌声。

滥杀无辜的胡文海已受到了法律的严惩,但胡文海案带给我们很多人的,应该不仅仅是单纯的思考而已吧?!


新华网太原12月26日电 在经历了长达近11个小时的庭审后,榆次10·26惊天血案获一审判决。25日晚7时50分,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大法庭,审判长当庭宣判:胡文海犯故意杀人罪、私藏枪支弹药罪,两罪并处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刘海旺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胡青海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山西杀人犯胡文海 疯狂残杀14人 山西特大杀人案两主犯被判死刑

被告人胡文海现年47岁,刘海旺42岁,胡青海(系胡文海之弟)43岁,均系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人。

山西杀人犯胡文海 疯狂残杀14人 山西特大杀人案两主犯被判死刑

经法院审理查明,1999年6月,胡文海因怀疑本村高家兄弟将其劈伤是村干部胡根生等人背后指使,便生报复之念;2001年初,胡文海想承包村办煤矿但未中标,遂对胡根生等村干部更加仇恨,即准备杀人报复。

山西杀人犯胡文海 疯狂残杀14人 山西特大杀人案两主犯被判死刑

今年10月26日晚7时许,胡文海指使刘海旺将胡根生和原村煤矿会计李继先后骗至自己家中。胡文海和其弟胡青海威逼胡根生、李继二人书写所谓的“贪污”材料,因二人不从,胡文海即持双管猎枪与刘海旺一起,将二人押出家门后杀害,刘海旺向胡文海要了1000元现金逃离现场。

山西杀人犯胡文海 疯狂残杀14人 山西特大杀人案两主犯被判死刑

之后,胡文海杀性大起,在近3个小时的作案时间内,先后将本村张敬林等12人杀死,并致3人重伤。在总共14人被害身亡者当中,年龄最大的71岁,年龄最小的仅10岁。

在法庭上,14名死者的家属及3名被打成重伤的受害人还分别宣读了附带民事诉状。要求民事赔偿额总计180.88万元。法庭在对胡文海、刘海旺、胡青海等3名被告做出刑事判决外,还就附带民事诉讼部分宣判如下:判被告人胡文海赔偿66.8万元;判被告人刘海旺赔偿4.2万元;判被告人胡青海赔偿16.7万元。(完)


1993年,当胡根生任村支书时,胡文海曾经承包过3年村办的大峪口煤矿,据几位村民讲,也不知什么原因,胡文海还白白多包了两年,由此胡文海发了一笔大财。五年后即1998年初,大峪口村决定采取公开招标的办法将煤矿重新承包,由于别的村民出价高,村干部决定将煤矿交与他人经营,但胡文海执意要以原价续包,作为一名村干部,胡根生自然不可能答应胡文海的无理要求。从此,胡文海便恨上了胡根生。

杀人犯胡文海 胡文海;听到这个名字大家应该很熟悉吧(山西特大杀人案主犯)

1999年,乌金山镇供销公司经理贾润全,找胡文海商议向反贪局举报大峪口村煤矿“3年少报5万吨产量,偷漏税100万元,少交管理费25万元”的情况。举报后,稽查处去了五六趟太原(大峪口煤矿的煤运往太原销售),查不出证据,此事就不了了之。贾润全被刘海生(原煤矿矿长)打了两拳。

杀人犯胡文海 胡文海;听到这个名字大家应该很熟悉吧(山西特大杀人案主犯)

1999年6月19日,胡文海因浇地一事,与本村高彦书、高彦堂兄弟发生口角,并发生争斗,在争斗中,胡文海头部被铁锹劈伤而住进医院。当晚,高彦堂全家4口因害怕报复当晚连夜搬走。胡文海从医院回来的第二天,原支书胡根生去他家里,说受村支书李利生(高彦堂姐夫)所托,前来调解此事,许以2万多元作为调解费。胡文海认为有幕后指使者,要求指出幕后指使。但高彦书说没有。

杀人犯胡文海 胡文海;听到这个名字大家应该很熟悉吧(山西特大杀人案主犯)

胡文海坚信这绝不是什么“浇地纠纷”,因为他从小性情暴躁,是大峪口村的强人,很少有人敢惹,胡家又是村里大户,而高家兄弟是从河北省井陉县迁移此地的,独门小户,两家平时没什么矛盾,浇地当晚亦未发生口角。但从高家兄弟的动作来看,他们是要把他“往死里闹”,所以,胡文海认为高家兄弟背后一定有人指使;他们是要“暗杀”他胡文海,“杀人灭口”。胡文海在侦察期间供述:胡根生(原村支书)曾经说过:“大峪口村除了胡文海敢告我,谁还敢告?”据此,胡文海推测,胡根生一伙认为是他指使贾润全等人告状;把他除掉,就没人再敢告状了。

杀人犯胡文海 胡文海;听到这个名字大家应该很熟悉吧(山西特大杀人案主犯)

此后胡文海还曾打过高彦苏三四次,逼他说出受谁的指使,但高彦苏没说。

胡文海认为此事系村干部胡根生、刘海生、李利生等人背后指使,便生报复之念,并购买了消防斧,后又向被告人刘海旺索要炸药3.7公斤,雷管5枚。胡文海在侦查期间的供述证实:从1999年6月19日和高家兄弟因浇地发生口角,他们拿铁锹劈了我之后,我就下决心要查清是谁参与劈我的,并准备全杀了他们。第一我暗中调查是什么人参与的;第二前年买了两张假身份证,准备逃跑时用;第三是问刘海旺要了一包炸药和几个雷管,万一杀人后跑不掉准备自杀用;第四是买了一把消防斧;第五是乱花钱,大肆嫖娼、吃喝,把挣的钱全花了。

杀人犯胡文海 胡文海;听到这个名字大家应该很熟悉吧(山西特大杀人案主犯)

1999年6月19日被劈伤后,胡文海就起了杀心,剩下的日子不过是在寻找证据,等待机会。他曾设想过在除夕之夜大开杀戒:“等春节晚会一开始,我就干,一个也跑不了!”他曾经计划杀人数量多达45余人。[1]乌金山镇纪委,二是榆次区公安局经侦大队。据胡文海说,乌金山镇主管纪检的崔副书记对他叫嚷:“你就是告到中纪委,我崔某某不给你办手续,你也没办法!”而区公安局经侦大队的大队长则以“没有办案经费”搪塞胡文海。胡提出自己可垫支办案经费,该大队长又以“人员也不够”来敷衍。

杀人犯胡文海 胡文海;听到这个名字大家应该很熟悉吧(山西特大杀人案主犯)

2001年10月26日晚7时许,胡文海指使刘海旺以调解为由将胡根生和原村煤矿会计李继先后骗至自己家中。胡文海和其弟胡青海威逼殴打胡根生、李继二人书写所谓的“贪污”材料,因二人不从,胡文海持双管猎枪和刘海旺持消防斧将二人押出门外,向西行至胡文海之父胡广智家大门外时,李继因听到附近过往车辆的警报声而突然反抗,胡文海先打死李继,又瞄准胡根生,因猎枪哑弹,胡根生上去抢枪,与之反抗,胡文海又令刘海旺持消防斧劈伤胡根生,胡文海再补了一枪,胡根生装死躲过一劫。胡文海给了刘海旺1000元现金后,刘海旺逃离现场。之后,胡文海杀性大起,在近3个小时的作案时间内,先后将本村张敬林等12人杀死,并致3人重伤。在总共14人被害身亡者当中,年龄最大的71岁,年龄最小的仅10岁,其中两人是村干部。[2]职工新村刑警中队民警抓获。

杀人犯胡文海 胡文海;听到这个名字大家应该很熟悉吧(山西特大杀人案主犯)

被捕后的胡文海,坚称自己为除贪官而杀人,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胡文海为报复杀人,判处胡文海、刘海旺死刑,胡青海无期徒刑。

杀人犯胡文海 胡文海;听到这个名字大家应该很熟悉吧(山西特大杀人案主犯)

在被胡文海打死、打伤的17人中,只有胡根生,李利生,刘海生、高彦书是“浇地纠纷”被胡文海认为要杀他的人。其它人跟胡文海并无深仇大恨,如原村长冀金堂、村民胡三计、胡福龙等,他们只是被胡文海认为曾经“散布谣言”,说过“胡文海不是东西”及“劈死他活该”之类“坏话”,或者只是与胡根生关系过密,而被他悍然屠戮。事后,胡三计之子胡俊林认为:我和胡文海是不出五服的本家,如果有意见可能是因为他结婚时我没有上礼。

杀人犯胡文海 胡文海;听到这个名字大家应该很熟悉吧(山西特大杀人案主犯)

在法庭上,胡文海解释说这叫“捎带”:杀一个是死,杀一群也是死,既然如此,何不趁此机会,把自己看不顺眼的人统统除去!胡文海的想法,实在错得厉害。撇开法律的严峻惩治不谈,这种滥杀行径,带给胡文海的也只不过是一时快感而已,其后果绝不会如他所预期的那般是“赚了”—那几名被他“捎带”的受害者固然死得太不“划算”,而胡的滥杀,则凭空为自己多添了几户真正的仇家,这笔仇债必定由他的亲人承受下来,并终此一生,甚至世世代代,都要生活在仇家环伺之中,而遭受“随时可能被寻仇报复”的精神折磨。 很显然,如果没有公正严明的法律来维持秩序,谁也挡不住仇恨的种子在受害者家属心中发芽,任何“报复”与“反报复”的残暴行为都随时有可能发生。

杀人犯胡文海 胡文海;听到这个名字大家应该很熟悉吧(山西特大杀人案主犯)


2001年10月26日晚7时许,胡文海指使刘海旺以调解为由将胡根生和原村煤矿会计李继先后骗至自己家中。胡文海和其弟胡青海威逼殴打胡根生、李继二人书写所谓的“贪污”材料,因二人不从,胡文海持双管猎枪和刘海旺持消防斧将二人押出门外,向西行至胡文海之父胡广智家大门外时,李继因听到附近过往车辆的警报声而突然反抗,胡文海先打死李继,又瞄准胡根生,因猎枪哑弹,胡根生上去抢枪,与之反抗,胡文海又令刘海旺持消防斧劈伤胡根生,胡文海再补了一枪,胡根生装死躲过一劫。胡文海给了刘海旺1000元现金后,刘海旺逃离现场。之后,胡文海杀性大起,在近3个小时的作案时间内,先后将本村张敬林等12人杀死,并致3人重伤。在总共14人被害身亡者当中,年龄最大的71岁,年龄最小的仅10岁,其中两人是村干部。

山西胡文海连杀14人案真相始末 胡文海家人现状杀人现场照片(图)

胡文海杀人后,返回家中,与胡青海说了杀人之后,拿上事先准备好的炸药包,骑自行车沿偏僻小道一路逃至太原许西村后,将自行车扔掉,换乘一辆绿色的夏利出租车。被正在建设路盘查的 职工新村刑警中队民警抓获。

山西胡文海连杀14人案真相始末 胡文海家人现状杀人现场照片(图)

被捕后的胡文海,坚称自己为除贪官而杀人,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胡文海为报复杀人,判处胡文海、刘海旺死刑,胡青海无期徒刑。

山西胡文海连杀14人案真相始末 胡文海家人现状杀人现场照片(图)

在被胡文海打死、打伤的17人中,只有胡根生,李利生,刘海生、高彦书是“浇地纠纷”被胡文海认为要杀他的人。其它人跟胡文海并无深仇大恨,如原村长冀金堂、村民胡三计、胡福龙等,他们只是被胡文海认为曾经“散布谣言”,说过“胡文海不是东西”及“劈死他活该”之类“坏话”,或者只是与胡根生关系过密,而被他悍然屠戮。事后,胡三计之子胡俊林认为:我和胡文海是不出五服的本家,如果有意见可能是因为他结婚时我没有上礼。

山西胡文海连杀14人案真相始末 胡文海家人现状杀人现场照片(图)

在法庭上,胡文海解释说这叫“捎带”:杀一个是死,杀一群也是死,既然如此,何不趁此机会,把自己看不顺眼的人统统除去!胡文海的想法,实在错得厉害。撇开法律的严峻惩治不谈,这种滥杀行径,带给胡文海的也只不过是一时快感而已,其后果绝不会如他所预期的那般是“赚了”—那几名被他“捎带”的受害者固然死得太不“划算”,而胡的滥杀,则凭空为自己多添了几户真正的仇家,这笔仇债必定由他的亲人承受下来,并终此一生,甚至世世代代,都要生活在仇家环伺之中,而遭受“随时可能被寻仇报复”的精神折磨。 很显然,如果没有公正严明的法律来维持秩序,谁也挡不住仇恨的种子在受害者家属心中发芽,任何“报复”与“反报复”的残暴行为都随时有可能发生。

山西胡文海连杀14人案真相始末 胡文海家人现状杀人现场照片(图)

2001年10月26日21时许,晋中市榆次区 大峪口村村民胡文海在自家门前开枪打死村煤矿销售员李继,并勒令旁边的刘海 旺用消防斧将原村支书胡根生劈伤。之后,胡文海又开枪射击,再伤胡根生,胡根生装死逃过一劫。刘海旺伤人后,因恐惧逃走。胡文海孤身一人,持双管猎枪继续报复杀人。他依次来到村会计张敬林家,杀死其妻和次女。到光棍汉高彦苏家,杀死高彦苏;到前村长冀金堂开设的小卖部,杀死冀金堂,打伤其妻胡拉弟;到村民胡福龙家,杀死胡福龙及其妻;到村民胡三计(也是胡文海的本家大伯)家,杀死胡三计、他的儿媳以及儿媳的两个妹夫;到村煤矿矿长刘海生家,打伤刘海生;到前村支书李利生家,杀死李利生及其妻女。在不到3个小时的时间内,胡文海相继枪杀14人,枪伤3人。

山西胡文海连杀14人案真相始末 胡文海家人现状杀人现场照片(图)

2001年12月25日,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10·26血案”,并当庭宣判:胡文海犯故意杀人罪、私藏枪支弹药罪,两罪并处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刘海旺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胡青海(胡文海的二弟)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山西胡文海连杀14人案真相始末 胡文海家人现状杀人现场照片(图)

胡文海、刘海旺、胡青海不服判决,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被省高院驳回。2002年1月25日,山西省晋中市 榆次区召开“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分子公处大会”,宣布了对3名案犯的终审判决。10:30左右,胡文海、刘海旺两人被执行枪决。。。

山西胡文海连杀14人案真相始末 胡文海家人现状杀人现场照片(图)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刘海旺及其辩护人所提其在本案中属胁从犯、犯罪后有明显的悔罪表现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根据被害人胡根生的陈述,在胡文海与胡根生夺枪的关键时刻,胡文海指挥刘海旺劈胡根生,刘随即动手。有证据证明刘海旺系受胡文海指挥作案而并无证据证明其受到胡文海的胁迫作案。故其所提系胁从犯的理由无事实依据,依法不能成立。另外发案后刘海旺确曾让贾明亮向“110”报案,但其没有说自己用斧子劈人的事实,并在他人报案后仍继续逃跑,并无归案的意思表示,无法说明其有悔罪表现。故该条理由无事实依据,依法不能成立。

山西胡文海连杀14人案真相始末 胡文海家人现状杀人现场照片(图)


导读: 石悦军,2006年11月25号,吉林省通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石悦军特大杀人案开庭审理,以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判处被告人石悦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胡文海杀人现场照片 石悦军个人资料简介 石悦军被枪决现场照片

石悦军个人资料简介

胡文海杀人现场照片 石悦军个人资料简介 石悦军被枪决现场照片

石悦军,2006年11月25号,吉林省通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石悦军特大杀人案开庭审理,以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判处被告人石悦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胡文海杀人现场照片 石悦军个人资料简介 石悦军被枪决现场照片

石悦军

胡文海杀人现场照片 石悦军个人资料简介 石悦军被枪决现场照片

案件经过

胡文海杀人现场照片 石悦军个人资料简介 石悦军被枪决现场照片

2006年11月25号,吉林省通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石悦军特大杀人案开庭审理,以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判处被告人石悦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这是一起震惊全国的恶性杀人案件,2006年9月份,犯罪嫌疑人石悦军先后杀死12人,致伤5人,警方组织了两万多名民警和群众,经过将近一周的不懈追捕,最终将其抓捕归案。

胡文海杀人现场照片 石悦军个人资料简介 石悦军被枪决现场照片

2006年9月24号,吉林省通化市公安局突然接到报案,通化县二密镇村民王某一家4口被人杀害在家中,正当警方对此案展开侦查的同时,从柳河县柳南乡、通化县二密镇、柳河县三源浦镇相继传来惊人的消息,又有三人惨遭杀害。

胡文海杀人现场照片 石悦军个人资料简介 石悦军被枪决现场照片

经过侦查警方确认,犯罪嫌疑人为柳河县柳南乡个体屠宰户石悦军,在屠宰、卖肉过程中与多人产生矛盾,24日凌晨先后杀死7人,重伤4人后潜逃。

胡文海杀人现场照片 石悦军个人资料简介 石悦军被枪决现场照片

为将犯罪嫌疑人石悦军尽快抓捕归案,通化市周边多个地市的警力被调往案发地参与搜捕,与此同时数千名武警官兵也奉命火速赶赴现场,展开大规模地搜山行动。

胡文海杀人现场照片 石悦军个人资料简介 石悦军被枪决现场照片

武警吉林总队机动支队支队长 姜 波:当时从现场情况来看,可以说整个这个当地的地区是长白山的山脉,山高林密,一个山连着一个山,一个岭连着一个岭,地形非常的复杂。

胡文海杀人现场照片 石悦军个人资料简介 石悦军被枪决现场照片

柳河县地处山区,平均海拔都在700米以上,这里山高林密,坡陡沟深,尤其在这个季节,高秆作物多,给搜捕带来很大的困难。

武警吉林总队机动支队政委 周 波:进到山里面去之后,很难辨别方向。第二个呢就是玉米地太大,进去之后互相通知很困难,要想互相达到这种,监控互相通知就很难做到。

地形非常复杂,地形非常复杂,山高林密,坡陡。你看看这山都这样,所以呢我跟大家讲什么,我们各组的组长,既担负着这个组的指挥员,要组织这一组完成任务,同时还是担负着这一组的主心骨,要把我们这一组士兵带进山去,同时安安全全的要带出山来。

此时所有的搜捕队员心里都非常清楚,这次他们所要面对的,是已经背负7条人命的杀人凶手,而这一望无际的青纱帐却成了罪犯的天然保护,敌暗我明,在搜捕过程中一旦短兵相接,危险随时可能发生。

武警吉林总队机动支队支队长 姜 波: 这个人呢年龄30多岁,体格非常健壮,而且原来是杀猪的屠夫,他对人体的结构非常熟悉,所以他杀人下手非常狠,在他遇到的人当中,都是两三刀结束性命。

随着搜捕行动逐渐展开,警方很快意识到他们的对手不仅残忍,而且非常狡猾,由于石悦军从小就在当地长大,后来又在这一带收生猪、贩卖猪肉,对这里的沟沟坎坎,他都了如指掌。

武警吉林总队机动支队参谋长 张志军: 他对当地的地形情况非常熟悉,因为他就在当地居住啊,山里面的每一个地形,哪里面能够藏人,哪里面不易被发现,可以说他很清楚。

岳云鹏相声大全  

GMT+8, 2018-10-22 05:34 , Processed in 0.11627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