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云鹏相声大全

 找回密码
 郭德纲相声大全
岳云鹏相声大全 门户 岳云鹏相声 查看内容

2018年中国经济大萧条 索罗斯押注中国经济崩溃?2018年到来(转载网络)

2018-9-24 13:1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 评论: 0

摘要: 2018年中国经济大萧条文章称,对冲基金行业大佬索罗斯押注负债累累的中国经济很快会陷入一场金融危机。预期“中国泡沫”会破裂并非新鲜事。早在很多年前,一些人就在徒劳地等待这种情况出现。迄今为止,这种期望没能成 ...

2018年中国经济大萧条文章称,对冲基金行业大佬索罗斯押注负债累累的中国经济很快会陷入一场金融危机。预期“中国泡沫”会破裂并非新鲜事。早在很多年前,一些人就在徒劳地等待这种情况出现。迄今为止,这种期望没能成真的一个原因是,中国经济尽管存在早期资本主义的各种明显特点,但一直受到国家严格且到目前为止成功的管控。

2018年中国经济大萧条 索罗斯押注中国经济崩溃?2018年到来(转载网络)

2018年中国经济大萧条会发生吗?索罗斯押注中国经济崩溃?2018年到来是真的吗?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我国经济第一次底部出现在2009年一季度。2010年三季度开始,国民经济又开始逐季减缓,主要是潜在经济增长水平下降引起的。从经济周期看,我国经济有可能在2018年左右第二次探底。

2018年中国经济大萧条 索罗斯押注中国经济崩溃?2018年到来(转载网络)

【六大因素或引发中国经济在2018年左右二次探底】一是储蓄率回落,2010年以来我国人口抚养比回升,人口老龄化进程加快,居民储蓄率随之下降,投资和资本积累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减弱;二是劳动力数量减少,我国适龄劳动人口预计“十三五”期间年均下降约300万人左右;

2018年中国经济大萧条 索罗斯押注中国经济崩溃?2018年到来(转载网络)

三是劳动力转移效应降低,依靠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提升全要素生产率的空间趋于缩小;四是对外开放外溢效应减弱,我国与发达国家技术水平的差距逐步缩小,引进技术难度不断加大;五是服务业比重上升会降低经济增速;六是改善生态环境需要占用大量劳动、资本、技术,增加生产成本,造成经济增长减速。

2018年中国经济大萧条 索罗斯押注中国经济崩溃?2018年到来(转载网络)

【哈继铭:2018年中国经济或出现雪崩式下滑】哈继铭博士在中欧香港投资论坛上的演讲要点:1、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对美国经济复苏的负面影响并不大,所以中国股市下跌或者人民币贬值造成美国股市下跌的时候反而是买入美股的好时机
2、中国目前的改革计划不需要新的发明,仅仅需要复制90年代朱镕基主导的改革。一是进行货币贬值;二是国企改革的彻底落地(核心资源让渡给民营企业);三是推进农村户籍制度改革和土地改革;四是资源配置市场化的彻底落地(减少政府干预)

2018年中国经济大萧条 索罗斯押注中国经济崩溃?2018年到来(转载网络)


3、中国不利的人口状况导致结构性断层。老龄化的快速到来将导致社会总体消费能力下降和储蓄率下降,经济增长下行。而国民教育程度的上升和年轻一代劳动生产率的提升对未来严重老龄化造成的经济低迷并不会起到很强的对冲作用,至少日本的经验是这样。
4、中国四大泡沫:股市、信贷、汇率、房地产。股市泡沫去年已爆了,但还不彻底。信贷快速增长之后往往是债务危机,债务危机引发货币贬值-资本外逃-利率上升-房地产暴跌。中国经济最好的结局是L型,很有可能会出现倒L型,即经济出现雪崩式下滑。发生时间大概在2018-2019年。

2018年中国经济大萧条 索罗斯押注中国经济崩溃?2018年到来(转载网络)


7、如果债务危机一旦爆发,资产绝对价格下跌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日本和香港模式,即资产名义价格大幅下降,但汇率保持基本稳定,另外一种是俄罗斯模式,即资产名义价格坚挺,但货币汇率大幅下降。中国房地产走势更会是俄罗斯模式,因为资金不能随意流出。房价泡沫短期不会破灭,楼市的调整将以其他经济现象出现大幅逆转为前提。


2016年中国经济将进入10年以上的衰退、萧条年

不改革分配制度,希望通过造资产推迟危机、然后转嫁经济危机,根本没有用。因为市场经济运行的动力是利润,在全中国人民都负债的情况下,玩什么利率市场化、玩什么住房公积金改革、玩什么降低房子首付都是徒劳的。有人说中国的经济萧条不可预测,那是扯淡。

2016中国经济大萧条 2016年中国经济将进入10年以上的衰退、萧条年

是的,中国有中国的特色,比如,政府可以通过自己掌握的土地拼命投资造资产,但这不能改变经济萧条,只能推迟经济萧条,后果是把中国经济带向更大的萧条。政府还不从分配制度改革出发,继续这种造资产的行为,中国经济会彻底陷入困境。

2016中国经济大萧条 2016年中国经济将进入10年以上的衰退、萧条年

政府造的资产越多,中国经济衰退的越彻底,这个就是市场经济规律。如果你们不懂得这个规律,我可以再告诉你们一次:利润 = 负债,记住:利润=负债,资产阶级有多少资产,无产阶级就有多少负债,资产阶级如果有100万亿资产,人民就有100万亿负债。

2016中国经济大萧条 2016年中国经济将进入10年以上的衰退、萧条年

现在造的资产越多,未来广大人民越苦、越难,因为现在造的资产,未来全部会转换为广大人民的负债。对于那些死不悔改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他们永远坚持错误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因为他们的学术、工资、收益、地位,全部是资产阶级给的,他们必须为资产阶级宣传房地产是支柱产业,他们必须高喊拉动经济增长的3架马车,由于他们为资产阶级服务,他们把政府为了缓和矛盾增加的转移支付第4架马车省略了,这就是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的本质。

2016中国经济大萧条 2016年中国经济将进入10年以上的衰退、萧条年

为了看清楚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的本质,为了理解为什么中国坚持市场经济死路一条,必然导致经济衰退,我给个具体的例子让大家明白。

2016中国经济大萧条 2016年中国经济将进入10年以上的衰退、萧条年

假设第一年中国的资产阶级,支出100万亿,其中60万亿是资本支出,40万亿是成本支出,这时工人阶级收入是100万亿,利润率为100%。最后结果:资产阶级利润500万亿=工人负债500万亿。

2016中国经济大萧条 2016年中国经济将进入10年以上的衰退、萧条年

这个过程,经济会由“双乐观”转向“双悲观”,经济由繁荣转向衰退。为了挽救经济,政府会替代工人充当债务人,为经济提供利润,这个就是所谓的政府干预经济。现在中国的资产以折旧的方式转换为人民的负债,在这样的条件下,政府只有进行分配制度改革,走社会主义道路,否则,经济必然进入10年以上的大萧条。

2016中国经济大萧条 2016年中国经济将进入10年以上的衰退、萧条年


近日,2016年中国经济数据出炉,中国2016年经济增速为6.7%,印度为6.6%。2015年两国增速分别为6.9%和7.6%。这也意味着,中国经济增速重回全球第一。国际权威媒体马上捕捉到了这条“大新闻”。CNN第一时间报道称:印度不再是全球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根据IMF发布的新一期报告,印度的经济增速已经落后于它的北方邻居——中国。

2016年中国经济大萧条 2016年中国经济数据 中国经济增速重回全球第一

1月16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最新《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据该组织的独立估计,中国2016年经济增速为6.7%,印度为6.6%。2015年两国增速分别为6.9%和7.6%。这也意味着,中国经济增速重回全球第一。

2016年中国经济大萧条 2016年中国经济数据 中国经济增速重回全球第一

该报告中,还将中国2017年经济增速预期大幅上调0.3个百分点至6.5%。报告主要作者、IMF首席经济学家莫里·奥伯斯菲尔德在发布会上说:“中国仍是世界经济发展的主要驱动力。我们上调了对于中国2017年增长的预测,这也是明年全球经济复苏预计加快的一个关键的支撑因素。”

2016年中国经济大萧条 2016年中国经济数据 中国经济增速重回全球第一

此前,已有德国媒体报道称:IMF相信,2016年度中国为全球经济增长贡献了1.2个百分点。而美国只贡献了0.3个百分点,且有高额外债,欧洲的贡献更只有0.2个百分点。“这意味着中国的贡献率远超所有发达国家之和。”

2016年中国经济大萧条 2016年中国经济数据 中国经济增速重回全球第一

事实上,近年来美、欧、日等主要经济体对世界经济增长的带动作用明显减弱;印度等国虽然增速较快,但由于经济规模不大,还不能成为带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力;巴西、俄罗斯等国尚未走出衰退的阴影。公认的判断是,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如德媒所称:“无论如何,有一点是清楚的:一旦中国不再增长,世界就会陷入严峻的萧条期。”

2016年中国经济大萧条 2016年中国经济数据 中国经济增速重回全球第一

数据说话:“十二五”期间,按照2010年美元不变价计算,中国经济增长对世界经济增长的年均贡献率达到30.5%,跃居全球第一。2016年,中国经济增长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仍居首位,达到33.2%。如果按照2015年价格计算,则这一贡献率还会更高一点。

2016年中国经济大萧条 2016年中国经济数据 中国经济增速重回全球第一


中国于2017年1月下旬崩溃。这一天,中国经济陷入崩溃。

届时将有八成以上的中国人不能上班,一般情况下,世界各个国家的失业率超过超过25%,经济就会陷入崩溃。而到了1月28日,中国竟然有八成以上人口不上班,这其中的意味大家也都知道了。

2017年中国经济大萧条 2017年伊始中国经济陷入大萧条

1月28日,中国市场成交额会不足今天的5%,成交额反映了市场的繁荣程度,成交额如此萎缩,中国的经济会变成怎样大家也都知道了。

2017年中国经济大萧条 2017年伊始中国经济陷入大萧条

在此之前,察觉到危机的中国人忙着涌进超市,疯狂的采购囤积过期罐头和积压货物,危机的浮现早已经被国人熟知,但是没有人可以抗衡。

2017年中国经济大萧条 2017年伊始中国经济陷入大萧条

1月27日夜间,大量无业游民上街燃烧投掷爆炸物。消防队彻夜不眠。大量无业游民酗酒赌博,其余人只能嘲讽电视中仍在努力粉饰的太平。几乎所有的社会职能都停摆了,除了制作和播出那台被人嘲讽的电视节目的人,只有少数警务、供电、供水、通讯、交通、医疗等行业的从业者还在坚守岗位,面对着只有设备嗡鸣的机房,面对着令人忐忑不安的仪表,面对但凡有能力离开的病人都已经夺路而逃的病房,或是空无一人的机场侯机厅。

2017年中国经济大萧条 2017年伊始中国经济陷入大萧条

崩溃的末日,中国人只能一家人聚在一起,惶惶不安地守在一起,彻夜不眠地熬到第二天的日出。

2017年1月28日的清早,布满爆炸物痕迹的街道上,一辆汽车都没有。死寂的街道,仿佛中国的历史退回到了创世。

2017年中国经济大萧条 2017年伊始中国经济陷入大萧条


6月20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经济学院、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5年中期)”在中国人民大学逸夫会议中心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是“低迷与繁荣、萧条与泡沫并存的中国宏观经济”。

2015中国经济大萧条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5年中期)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胡乃武,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伊志宏,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秘书长王一鸣,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邱晓华,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中国房地产业协会副会长任志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杨瑞龙、经济学院院长张宇、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毛振华、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培训学院院长郭杰,参与式保障体系研究会秘书长周海燕,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闫衍,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王晋斌、郑新业、陈彦斌等专家学者参加了论坛。

2015中国经济大萧条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5年中期)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

论坛开幕式由杨瑞龙教授主持。

伊志宏副校长在致辞中向到场的嘉宾表示欢迎和感谢。她表示,中国宏观经济论坛创办9年来,影响力日益扩大,已经成为中国人民大学的重要学术品牌,是中国人民大学新型智库的重要组成部分。伊志宏副校长肯定了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近年做出的突出成绩,并介绍,当前国发院正积极整合优势资源、创新体制机制,立足于“一个领域”、“三大板块”和“四大平台”,全力构建具有人大特色的“十大核心团队”,致力于打造成为党和政府信得过、用得上的新型高校智库,为服务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做出更大贡献。

2015中国经济大萧条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5年中期)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

伊志宏副校长指出,2015年是中国宏观经济进入新常态攻坚期的关键一年,各项宏观经济指标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分化。新形势下的新特点、新问题需要对宏观经济理论和经济政策进行全面重新梳理,并展开深入的研究和探讨。

2015中国经济大萧条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5年中期)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

刘元春教授代表课题组发布了《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报告(2015年中期)——低迷与繁荣、萧条与泡沫并存的中国宏观经济》。

报告指出,2015年中国宏观经济在各类数据超预期回落中步入新常态的艰难期。一方面总需求增速收缩十分明显,需求不足开始触及底线;另一方面中国经济在总体疲软中出现了深度的分化。这标志着中国经济结构深度调整的关键期、风险全面释放的窗口期以及经济增速筑底的关键期已经到来,同时也意味着中国经济在疲软中开始孕育新的生机,在艰难期之中曙光已现,在不断探底的进程中开始铸造下一轮中高速增长的基础。

2015中国经济大萧条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5年中期)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

报告认为,2016年将是中国转型最为艰难、也是大周期中“不对称W”第二次全面触底的年份,宏观经济各类指标将进一步回落,世界经济周期、中国房地产周期、中国债务周期、库存周期、新产业培育周期以及政治经济周期决定了2016年中期才能出现坚实的触底反弹。

2015中国经济大萧条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5年中期)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

预计GDP增速将在2015年3-4季度短暂探底反弹之后出现进一步的回落,全年将在外部环境改善、消费稳定、内部结构性政策进一步发力的作用下逐步探底,并为2017年经济的复苏打下基础。

2015中国经济大萧条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5年中期)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

报告进一步分析,步入新常态攻坚期的中国宏观经济还面临着更为深层次的问题和风险。第一,趋势性力量与周期性力量的叠加,使中国宏观经济面临失速的风险,部分区域和部分行业超预期的塌陷导致中国经济的脆弱性步入新的阶段,未来有效需求不足和局部问题的恶化随时可能触及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底线;第二,过快的债务增长以及企业债务和地方政府债务过高的问题在2015年开始与生产领域的通货紧缩相叠加,导致“通缩与高债务效应”出现,局部风险恶化和蔓延的程度随时可能加剧,对宏观经济带来的内生性紧缩效应也将更为严重;第三,政治经济环境的变异导致传统宏观调控政策的传递机制发生变异,传统的宏观经济政策失灵问题十分严重;第四,2013年“城投债”违约、2014年“超日债”违约到2015年“天威债”违约标志着中国债务风险开始从全面蔓延,传统的“借新还旧模式”已处于崩溃的边缘,宏观“去杠杆”与微观企业减负成为左右中国未来调整与重整的关键,股市在短期的快速回落所带来的宏观冲击将大大超越以往的水平。

2015中国经济大萧条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5年中期)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

报告建议,为了应对这些风险,中国宏观经济政策要从基本哲学、理论基础、框架体系、总体定位以及工具选择等方面进行全面重新梳理。

2015中国经济大萧条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5年中期)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

论坛研讨会环节由张宇教授主持。各位与会嘉宾围绕“低迷与繁荣、萧条与泡沫并存的中国宏观经济”的主题,结合自己的研究领域相继作了发言和演讲,并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和探讨,在思维碰撞中从各方面为大家透视中国宏观经济的前沿动态。

2015中国经济大萧条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5年中期)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

王一鸣副秘书长就我国当前经济形势谈了几点认识。第一,经济企稳的迹象正在显现。5月份多项经济指标出现好转,市场预期和社会信心增强,但外需和内需低迷的情况尚未明显好转,经济企稳回升仍需要一个过程。第二,新的增长动力加快孕育。

新产业、新技术、新业态不断兴起,新的消费模式和消费热点加快形成,新的市场主体和新的商业模式加快成长,正在构筑经济企稳的基础。第三,经济运行走势分化。传统产业过剩压力仍然较大,新兴产业和业态增势强劲;依靠传统模式的企业营利能力下降,依靠创新的企业逆势上扬;转型慢的地区增速大幅回落,转型快的地区回稳向好。

第四,经济企稳的基础还不牢固。投资依然低迷、工业增速仍处低位、产能过剩矛盾仍较突出、企业经营仍面临困难、财政收入增长乏力,经济筑底企稳还需要政策添力增效。

总体上看,当前正处在新旧力量交替和结构调整阵痛之中。新旧力量此长彼消,终将使蓄积的经济增长动能不断强化。而经历过这轮调整和转型阵痛,中国经济将迈上新台阶,进入新的中高速稳定增长轨道。

高培勇教授提出,运用传统的理论和经验来看待当前中国经济形势难以适应经济新要求,应该从三个方面进行改进:第一,分析问题要重视系统性分析,不能仅就单一问题进行局部分析。如对经济新常态的认识,就应当从多个层次进行理解;第二,宏观调控方式和机制亟待创新。

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需要适应当前经济发展新背景,两大传统调控政策的传统参照系已经不能满足新时期政策效果判断的需要;第三,需要进一步落实改革新思路。改革需要从总体规划、顶层设计,深入发展到各领域的具体规则,形成上下联动。总体上说,面对当前颇为复杂的宏观经济形势和经济矛盾,我们应该转换思维方式和研究方法,以应对新的变化。

邱晓华研究员指出,当前中国经济正处在一个大调整、大变革和大分化的阶段,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把握中国经济发展脉络:第一,中国正处在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的阶段,也处在爬坡过坎的艰难阶段。为保证目标的实现,一定要守住必要的增长速度,并保留一定的政策余地和空间;第二,中国正在搭建两个平台,上演两场大戏。

一是建转型升级的平台,上演中国经济升级版的大戏,二是构建人民币国际化的平台,上演中国经济全球化的大戏;第三,中国正在出现三个发展新趋势。

一是跨国经营的发展新趋势,二是跨界融合的趋势,三是跨所有制的发展趋势;第四,中国经济四项新红利正在形成,一是人口质量红利,二是全面深化改革带来的制度性红利,三是全面开放的红利,四是全民创业、大众创新的红利。另外,邱晓华研究员还指出资本市场的活跃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是借鉴国际经验的必然选择。

姚景源研究员充分肯定了中国宏观经济论坛的学术影响力,并在此基础上对经济增长速度问题提出了几点看法:首先,在经济增长下行的状态下,我们要做到经济减速而不失速。从各项指标上看,我国经济困难仍主要在工业领域。

其次,经济失速是由经济增长方式和结构导致的,传统的经济增长方式已不可持续,人口结构的变化和人口红利的消失对经济的影响较大;再次,应高度重视人口老龄化问题,老龄化人口的增多将成为经济增长的巨大制约;最后,不能低估结构性调整对短期经济造成的影响,要高度重视经济的短期阵痛。

任志强研究员从一个企业家的角度对未来中国宏观经济发展提出了几点看法:第一,中国宏观经济的发展还有赖于制度的创新和发展,经济各方面的改革仍需继续;第二,高速增长的人口红利及其引发的高速城镇化所带来的红利正在逐渐消失;第三,户籍制度和土地制度背景下的城镇化发展有一定局限性,需要继续完善;第四,互联网带来的是巨大的规模效应,其优势就是将无数个人行为和经济行为联合起来,形成规模效应,提高生产效率和时间效率。

毛振华教授提出了对经济“大腾挪”效率的几点看法:第一,资金的大腾挪,总的来看,我国国家的负债、政府的负债仍处在合理可控的范围内,需要重视的就是企业负债过高的问题;第二,投资区域的大腾挪,中国正从一个资本输入国转化为一个资本输出国,需要进一步适应国际投资的规则和习惯;第三,产业大腾挪,我国传统过剩产业正在向新兴产业、服务业转变,新的经济增长机会将出现在新兴产业领域;另外,毛振华教授特别指出需要注意的几点,一是要认识到主观努力和客观被动相结合;二是大腾挪效果的判断标准应是经济效益;三是总量上的提升仍是大腾挪的背景;四是要把大腾挪和防止系统性风险结合在一起。

作为中国人民大学建设新型高端智库的重要品牌活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自2006年创办,迄今已成功举办了三十四期。论坛坚持将中国人民大学学科、人才方面的比较优势与中央的决策需求和社会需求相结合,将社会力量和学术力量相结合,将中国的真问题与全球视野相结合,将研究所取得的深刻思想与科学方法论相结合,所发布的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报告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评价以及政府部门和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力和国际影响力。

新华社、光明日报、华夏时报、北京电视台、中国经济时报、中国证券报、经济参考报、人民网、财新网等30余家媒体参会进行采访报道。新浪网财经频道将对论坛进行了现场图文直播。


岳云鹏相声大全  

GMT+8, 2018-10-20 04:20 , Processed in 0.12565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